黄卫平:今年年底中国经济将进入低谷 并非我们

黄卫平:今年年底中国经济将进入低谷 并非我们

时间:2020-02-12 05:5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主办的首届中国人民大学“世界经济论坛”于5月30日举办。图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卫平。

 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主办的首届中国人民大学“世界经济论坛”,于2015年5月30日在国学馆报告厅举办。主题为“世界经济:探寻新的增长之路”。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卫平,今年年底应该进入一个谷底状态,我对今年的分析我一直说今年经济增速仍然下滑不是我们不努力,也不是宿命,所以今年的增速一定会下滑,明年肯定起稳,经济周期就是这个规律。

 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黄卫平:刚才李大使和隆主任的发言我是学了很多,也感触颇深,我1978年进入学校,当时全国干这行的连学生在内就90多个人,我总跟关老师聊,我就是上学学这个专业稍微早了一点。

  实体经济现在处在一个大的变化中间,我们可以叫它变局,也可以说确实是乱的,同时,因为看不清楚,所以我说变局、乱局、迷局加上奇局,我在讲座的时候说60%现象,当年苏联到了美国60%的时候,日本到了美国GDP的60%时候日本就不超过了,我们现在到了美国GDP的60%,日子将来肯定不太好过了。李大使给我们分析了种种情况,其实最关键的还是人,还是我们自己的政策,我非常同意刚才李大使所讲到人这个问题,中国的教育实际是很奇怪的,大家都在人民大学,我不想多说什么,其实你想一件事,刚才李大使讲到工匠这件事对我的冲击蛮大的,今年五一重提劳动万岁,在中国什么人愿意死心塌地的干一辈子工人研究技术,上海教委做出一个调查,只有1%的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做蓝领工人,以至于中央电视台的广告都在告诉我们要技工找蓝翔,这未来是一个什么影响。

  与此同时,不专业,不专注不仅仅是工人的问题,也不仅仅是浮躁的问题,民营企业家比较难,挣点钱搞股市、房地产,真正中国踏踏实实有百年老店,我指的是今天能够立组百年老店将来会有多少,这真的是值得思考的。

  我在意大利留学的时候有一个很小的店做领带,大家知道中国的盛州是领带之乡, 中国服装 纺织协会在那里开会,我说你们的领带确实棒,但是跟真的在意大利看到的领带比,充气连就是上吊绳,欧洲的贵族,欧洲的王室都在那儿做领带,要给你量脖子,只有这样的专注中国将来才会有出息,这真的不容易。

  我们讲大变局,我们讲的调整、变革,我们今天想用这么个题目,世界经济周期:转型与变革的催化剂。

  整个实体经济出现了一些变化,大家不得不考虑的,南环经济带,同时提到了150多个国家,提到了中非拉的变化,未来是市场引领世界经济,而不是国家,大家看到金砖国家的兴起11国做的不错,包括博鳌论坛也在出新兴11国的广告等等。

  从现在世界经济的动力看,新的能源革命,新的智能社会,新的基因研究,新的IT深化也在不断的推进着我们这个社会往前走,可是又有一些非常不好的效益,作为这个世界来讲,去年劳动力生产力提高仅仅是2.1%。另外,从新兴经济体的中国看,在5月26号,新兴经济增速集体江苏等等,包括李大使讲的地域安全的影响,确实让这样一一个变局变成了一个乱局。在这样一个情况,实际我们世界经济常讲的这几个大问题,比如说世界经济的格局正在重构,目前不管怎么说依然没有成型,你可以讲正在形成,但是不好说它已经成型。所以世界经济格局在重构,世界经济下一步的核心动力大家正在找寻,但是应该说没有破解。我讲的世界经济的核心动力,就是像过去蒸汽机、电动机、核能、计算机、网络这些东西可以顶起一片天,造成一次大大的实体经济周期。目前看大家都苦苦找寻,仍然不明朗。同时,世界经济的治理结构特征变化,有方向但是真的苦于无路径,确实不太好往前走。

  怎么去破局呢,在正待着一个催化剂,这个催化剂就是经济周期。经济周期本身是客观的,这是很简单的东西,而且学世界经济的同学应该都知道,我们的周期有短周期、中周期、建筑周期和长周期,短周期实际上是存货的问题,中周期8到10年,应该讲还是应该比较明显的,2008、2009是美国次贷危机,再往前推10年,1989年如果能看到实际上是美国的低谷和中国经济的低谷,1988年是中国经济的低谷,如果再往前推10年,1979年显然欧美都在经济衰退,要看中周期本身是很明确的。

  大周期40到60年,应该说也是比较明确的,大家可以看下面这一个个高峰和低谷,有说第一次是1823年发生在英国,第二次是1879年也是发生在英国,第三次是1929到1933年,接着1973年到1974年的世界石油危机,所以美国人拍了一个电影叫2012,告诉大家2012年混的过去,2013年要死光光,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世界经济复苏属于慢速低迷状态,其实在走着下行的路。

  如果要是这么讲的话,2008到2009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大家都可以看到,如果8到10年,大概什么时候该到下一次中周期的来临,我自己判断2019年的可能性比较大,很多人讲现在网上商行,到2017、2018、2019世界经济复苏一个中速的发展,我觉得2018到2019年左右会出现一次中周期的低迷和低谷。接着长周期如果是2013年大家可以算算什么情况,我在出国开会的时候,外国的学者们也承认周期的存在,他们说下一次一定爆发在中国,我说为什么,他说1997、1998你擦肩而过,2008、2009你一枝独秀,我说那是因为中国政策的决策层。

  如果通俗点讲应该是房地产周期,但是它又跟房地产周期不太一样,我们这么说,如果咱们说中国的基础设施大建设始至2003年左右,如果说房地产大规模开发始至2003年左右,如果加上15、20年,你会发现它又是一个高度重叠,所以我总说一句话,今天对中国来讲刻不容缓,我们真正进行转型需要至少3到5年,但是真正说这个世界给我们留下,到下一次大周期出现冲击的时候,也就是留了3到5年,如果不努力,没有进入转型良性循环轨道,那个时候受到的冲击可能会比2008、2009年还大。短周期40个月,实际没有太大问题的,6.1这个地方实际在2009年3月第一季度,我在2007年下半年开始讲,2008年中国经济到了转折点,人家说要更好吗,我说要调头下来了。也是10年一次的规律,当时还有一个规律,两位数增长绝不超过5年一定深度增长,2004到2007都是高速增长,2008恐怕该深度调整,结果2008年上半年又是两位数增长,很多人说我的预测不准,6月份我在河南郑州新区做讲座的时候,我说今年一定会出现转折点,第四季度增长率6.8%,在2008年底2009年度讲了一个故事,有一天温家宝总理一天给李同志打了4个电话,很多学者说美国得病,中国吃药。

  如果要是再加上3年零4个月,今年年底应该进入一个谷底状态,我对今年的分析我一直说今年经济增速仍然下滑不是我们不努力,也不是宿命,所以今年的增速一定会下滑,明年肯定起稳,经济周期就是这个规律。如果有这么四个周期,这么一个情况下,周期为什么是一个催化剂。每一次危机说实在的,中国都是产生大变化,1997到1998年的危机中国变成世界工厂,1995、1996年有多少人把中国称为世界工厂,2003年都管中国叫世界工厂。我有时候开玩笑,我说朱熔基是一个完成中国工业化,让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的总理,温家宝总理是完善中国基础设施,使得中国城市开始有现代构成,李克强总理完成深化改革转型调整的总理,他肩上的担子特别重,三代总理的任务不一样。1997、1998这个危机是很深入的,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倒逼了整个东亚的生成体系,但是东亚、东南亚只是世界经济的外围,不是直接经济的中心。欧美过去的订单给韩国、日本、东南亚能产生出来,1997、1998全乱套了,那时候中国的内涵是稳定压倒一切,所以订单自然就到中国来了。可中国1993年才在全国取消粮票,不可能供给这么大的商品需求。于是第二种政策朱总理打开国门欢迎外资发挥了很好的作用,中国在那个时候订单是欧美给的。生产能力是外资建的,中国变成世界工厂。我有时候开玩笑中国这个世界工厂是躺着中枪。

  到了2008、2009这次危机,我们早就提出来走出去的战略,但真的走出去2008、2009年的危机,这一次世界的中心受到重大问题了,华尔街受到重大危机,这个给我们留下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几万亿的外汇储备终于有这样的机会,可以循着我们的路径走出中国,美国不让去不去,欧洲你不欢迎我少去,非洲你管不着吧,中国在非洲进行了布局,这个格局为我们一带一路,第一探索经验,第二,也铺下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我讲真正的大变局,真正的周期实际每一次都是催化剂,真正帮助一部分经济体起来,一部分经济体相对衰落,这儿真的有一个问题,希望学世界经济的同学思考。就是中国的和平发展和中国的和平崛起走到今天,有没有世界其他的国家为我们的崛起,为我们的发展承担成本,付出代价。如果没有,那是一回事,如果有,合作共赢就是必须在未来的合作中,必须得到强调的原则,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共赢,才能在竞和中间,使得中国经济得到进一步的深化,我想这大概是真的。

 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间,我稍微说一点,这个是当年1995年时候,我们中国的贸易三角形,中国向欧美出口,此后就变成这么一个格局了。有人把这样的格局叫做全球化3.0版,有提供资源和零部件的,有进行组装加工的,有进行消费的,有人管这个就叫做全球化3.0版,现在我想大家随着下一次,也就是我刚才讲的2020左右,可能发生的经济周期,恐怕全球化要介入另一个格局,我管它叫全球化+,因为咱们总说互联网+,我们这样一个全球化3.0版一个过程,实际中国是不得了的,内部的政策机遇抓住了,于是就真的走的很远。

  大家看这个,2004年中国为经济政策做了一个比较大的调整,同时真的也变成了世界工厂,我们的经济总量2005年超过法国,2006年超过英国,2007年超过德国,然后2008、2009年的美国的次贷危机使得大家速度都降低到2010年,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经济体的第二。可能有人讲GDP大了有什么用,实际这话我也不太好说,大家是学经济的,GDP是增量财富的总额,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新增财富是不可能发展的。从中国的实际情况看,即便同学们也可以回忆一下,家里面的新房什么时候的,我相信是21世纪第一个10年,你们家的第一辆车什么时候买的,我还相信是21世纪第一个10年,中国人什么时候普遍打手机的,还是21世纪第一个10年,1993年才在中国取消粮票这个国家,什么时候人们最发愁的是减肥,还是21世纪第一个10年,如果没有这样子的新增财富的堆积,哪来的这种生活,根本不可能的。

  因此,咱们这么讲,30多年走完人家一二百年的路了,还是有它的原因。这是中国的崛起,崛起之后必然又会产生矛盾,历史就是这样,美国两次参战欧洲接待了,20世纪80年代以日本的两个10年,而不是大家接受了,他自然就消停了,现在出现中国威胁论这么一个说法,这个过程中间恐怕还有问题,为什么出现这些问题,就是全球化变化的情况下,世界经济的各种结构、定位都在重构,都没有磨合到位,这个时候错竞和是必然产生的,麻烦是重构是不是有代价、有成本,关键是谁来承担。

  我刚才问了一句,我们的核心发展,核心崛起有没有人付出代价,这事大家可以琢磨一下,因为事情过去了,我可以这么问大家了。

  我们后面的情况,在这个地方你会发现错位是很厉害的,你们可能听说过卢卡斯悖论,也就是资本从穷国流向富国,现在的格局发生变化之后,有了全球化加这么一个说法,也就是说在传统的三类国家,资源国消费者、生产国大格局不变的情况下,是不是中国也会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,重新构造一个循环。

  大家可以看看一带一路,如果一带一路真正出来,我们的亚投行、私募基金出来,你会发现第一我的过剩产能变成的产品不流向美国了,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世界格局的重构。

  第二,如果本身整个盈余用于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,这个资金不回流美国了,那世界经济的格局发生什么样的重构,这些确实值得考虑。如果一带一路走下去,我刚才讲的两个不可能一定会变成现实,就是中国的过剩产能不仅仅满足发达国家消费的需要,中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的新兴经济体形成巨大的盈余,不是倒回头补充发达国家资金的欠发达国家,这个时候世界格局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。

  我大概讲了讲我对世界经济的一些看法,我的想法是这样的,经济周期是催化剂,它不仅仅是危机的问题,有了实体经济的危机必然会催生新的格局、动力、治理结构,如果2018到2019危机如果发生的话,我们现在应该做好相应的研究和铺垫,谢谢大家!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